才剛和四月道別

五月又過去了

一直都在忙碌中打轉

月初,到台東參加了全系大考察發表。

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說荖葉種植以及和檳榔的關係,也知道原來當初大陸國軍移民有一批叫做大陳義胞移入台東,增添多元族群的元素

但是因為這次考察我感冒了。

整個人非常不舒服,喉嚨痛之餘,還留下了咳嗽不止的後遺症。

正巧又是新流感的敏感時期,

回到學校難免要被學生和同事開玩笑~是不是其實我剛從疫區回來.....

然後不約而同的說如果是,這樣就可以被隔離的玩笑話。

 

還是忙著備課備課備課~~~

 

五月還有一件值得紀念的事情就是和美一美二到台北兩天一夜的校外參觀。(這應該要另闢一篇的)

參觀了正熱門的旁畢度展覽
DSC06416.JPG 

有美術老師隨行果然深度大大不同,

對於現代美術的演進稍稍有一點概念。

很喜歡馬諦斯的畫作,用色大膽鮮明,相較之下畢卡索我就沒有那麼愛了。

倒是米羅的超現實主義,那一幅鎮館之作,實在很難想像居然背後有這麼大的意涵在:

要把那個一後面跟著的泡泡,想像成是一個武士拉滿弓吐氣的樣子~

這種「超現實」還真是超出我能理解的範圍

乍聽之下還以為是憑空想像出來的~

 

接著就是國中基測的監考。

說真的,監考實在是一件不怎麼有趣的事情,尤其是這種時間很長的考試。

有很多小朋友幾乎都呈現半放棄狀態。從英文和數學兩科特別容易看出來,

今年作文題目是: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應該是一個很好發揮的題目才是阿,

可是有好幾個小朋友寫了三四行就結束了。

也有人用了太多注音文,錯字連篇更是稀鬆平常。

突然有點點擔心這些小朋友的未來。

擔心未來可能要的十二年國教,

也納悶著我們的義務教育到底該如何提升這些小朋友的品質?

如果少子化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那麼我們的教育如果仍然只有照顧到金字塔頂端的小孩,

邊陲與核心落差越來越大,

台灣未來的競爭力會不會也持續地走下坡呢?

 

對了

今天晚上新天堂樂園的配樂家莫利柯奈要來台灣開演奏會,

對他的音樂沒有接觸很多

但我很愛新天堂樂園的配樂

突然很想聽。

不過現在求票應該來不及了,

只好自己翻音樂來聽囉~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

shiang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