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暑假,如此幸運,能夠在這麼近的中國就有機會親眼體驗日全食的震撼,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暗自計畫好要好好把握這個難得。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在去年考上在職研究所之後,很多決定必須在心中角力,才能做出「捨與得」的選擇。

四月,在研究所課程還未出爐之前,全台灣各地的天文學會、天文同好已經在招兵買馬,可是我一直遲遲下不了決定。原本很天真,覺得研究所可以請假,這樣子可以跟天文學會的七天行程,但是,在幾經思考之下,礙於天數,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因為請一個禮拜的假,非同小可,所以要去看日食的話,必須改為自助。自助,就不能怕麻煩。大陸雖然講國語就會通,但是畢竟不是一個非常可靠值得相信的地方,尤其,我所要去的又不是上海或北京等大城市,感覺便利性上面會打折扣。

心裡雖然這樣想,五月還是什麼進展都沒有,倒是因為去了一趟台東參加全系大考察的發表,卻意外地產生一個新的變化:也許有一門課可以到印度去-也就是說,這樣子可能會和日全食撞期,但是還是看得到,只不過從原訂的杭州改到印度?所以又要一直等消息下去...

但是這個印度之行,到了六月中,才因為同學沒有辦法全數參加,而作罷,所以,又回到了原點:到杭州看日全食。

為什麼長江流域的幾個大城市都可以看到日全食,不選擇便利性高的上海,而選擇了杭州?原因很簡單:因為蔡元生要去杭州阿!跟著行家走,在拍照上面就不用擔心許多意外狀況。不過研究所請假這件事情還是沒有一個確切的結果,因為,當研究所課程出來的時候,7/13-24正好是[論文寫作]這門課的上課時間,連續兩個禮拜,每天從早到晚都上這一門,老師辛苦了,我可以想像那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景況,畢竟平常同一個班級見面兩次都覺得太可怕,更何況是星期一到星期四,每天八點到下午五點都要上同一門課呢...而預定在17-22這段時間追日全食,意味著,有1/2的時間我都不在,這樣子肯定不合規定的…跟老師說了自己的考量,老師反問我: 日全食以後難道看不到嗎?我知道以後還有機會,只是,未來的事情誰都說不準,加上,假期雖長可是沒有什麼彈性,好比,明年暑假的日全食在智利、在復活節島上,很特別,但是明年一樣去不了...加上一般的日全食一趟旅行所費不貲,所以一定得把握這麼近的機會....

兩個月的考慮,在研究所和日全食之間的取捨中,最後,我自己任性地做了這樣的決定:

我要看日全食。
研究所那邊,一開始為了省學雜費,想說休學好了,但是又想想,到時候第四個暑假還要在跟論文奮鬥還要一邊修課,感覺不是太好,所以,決定退選「論文寫作」這四學分。第四年暑假再來補修,雖然要多花註冊的學雜費,可是精神上"應該"比較不會那麼煎熬。

於是,

6/10向旅行社訂機票了,6/22開票。

日全食,我來了!!!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

shiang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